<kbd id="b869d"></kbd>
<u id="b869d"></u>

<noframes id="b869d"><small id="b869d"><video id="b869d"></video></small></noframes>
<object id="b869d"></object>
  • <noframes id="b869d"><small id="b869d"><rt id="b869d"></rt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<table id="b869d"><option id="b869d"></option></table>

    不打烊的鑫業,有這份“熱”,還有這份“光”

    日期:2021-10-08
    訪問量:125

    900多度流動的鋁液開啟了新一天的忙碌,涼爽的微風平復著被炙烤過的肌膚。

    中午還炎熱似火,晚上的甘河灘就驟然變冷,纏綿不絕的細雨隨著風斜斜地滴落在平整的路面上,啪啪的聲音對應著孫城喜臉上舒服的表情和心里的雀躍,十分的般配。在澡堂換好工作服,開過班前會的孫城喜匆忙走向廠房,任由歡快的雨滴打濕衣裳、感受涼爽??戳讼率謾C里的天氣,“恩,3度”。

    走進電解廠房,撲面而來的熱浪瞬間就擠走了身體周圍寒冷的空氣,越接近電解槽越能感受到高溫的炙烤,尤其換陽極時,當殘極被天車拔出,孫城喜需要直面900多度鋁液時,周圍的空間都似乎被扭曲,鋁箔保護服和大面罩下的肌膚除了眼前的一抹艷紅,就只剩下“煎熬”。

    孫城喜是電解分廠三廠房二班二區的副作業長,今天是大夜班,凌晨12點接班的他,面對著如此火熱的工作場面,還得堅持到早上8點才行,實在熱得緊了,和大家一樣站在窗戶邊上吹吹冷風,這也是眾多電解工們最快速、綠色的降溫手段。一個班大體上14組陽極的更換量,查看電解槽運行曲線,處理數量不一的電壓擺,再加上偶爾出現的陽極效應、大面整形、槽上部清理、異常槽監控處置……喝杯水、休息室抽根煙甚至是上個廁所、窗戶邊降降溫都得盯著點時間,這是孫城喜的日常,也是鑫業公司眾多職工的“熱”常。

    當然還不僅如此,熔鑄分廠鑄造工鑄鋁作業時的原材料同樣是900余度的高溫鋁液,炭素澆鑄工澆筑炭塊作業時也有近千度的“花火”,炭素焙燒爐面溫度300度,焙燒操作工周圍的工作溫度也持續在50度左右,就算這樣,他們也都在火熱中緊張而忙碌地工作著。

    在熔鑄分廠,鑄造工薛守成告訴記者:“我在打渣崗位已經干了5年多了,工作環境真的可以用高溫、酷熱來形容。因為打渣工作比較頻繁,且離鋁液近,每天還要穿著一公分厚的鋁箔勞動保護服,干不了多久就汗流浹背,衣服領子、短袖已經濕透了,就連工作服背面也被汗水泡透了,背上都是一大片水印,尤其是勞保高靴厚、透氣性不好,腳被捂得發白,腳趾都磨爛了?!?/p>

    鑄造工吳庭奎接著說:“在爐眼崗位2年的我也深有感觸,想干好工作,高溫、炙烤跑不了。因為要負責監視爐眼是否堵塞,開眼后要不停巡視溜槽內鋁液液位高低是否正常,一個班下來,熱得滿頭大汗,汗珠落到嘴里、眼睛里。嘴里都是咸的,眼睛磨得很難受,都睜不開,工作服、短袖都是濕的,擰一下,都會擰出水來?!?/p>

    每班次下來平均打包數量80捆以上的張寶山分享到:“鋁錠溫度在五六十度,為確保鋁錠表面質量合格,需要用手捶敲平表面汽包、夾渣、用鐵刷清除表面黃斑,每垛鋁錠還要打鋼帶,不斷蹲下、起身,來回圍著熱鋁錠緊張操作,每到夏天,作業不到一小時就會渾身冒汗,工作服、褲腿也都是濕的?!?/p>

    采訪炭素分廠煅燒調溫工楊正華時,這個靦腆的小伙子笑著說:“炭素這兒,第一感覺就是熱,超級熱,熱浪撲面而來。每次清理回轉窯筒體下面的衛生時,300度的高溫把我全身烤得發燙,尤其是窯頭測溫時,正對著窯眼1100度的高溫,短短幾十秒,臉就被烤得刺痛,頭上直冒汗?!?/p>

    焙燒裝置操作工齊萬江補充說道:“每次進到焙燒廠房,就像進了蒸籠一樣悶熱悶熱的,一個高溫架18個喉管,每次俯下身子檢查喉管眼是否通順時,1000多度的高溫烤得臉發燙,眼睛干澀,幾個來回下來,額頭汗水直流,衣服、褲子從里到外都濕了?!?/p>

    組裝裝置中頻爐操作工孫廣財對中頻爐記憶尤深:“磷生鐵鐵水的溫度高達1400多度,平時打渣作業時,人與爐口僅1米之遙,穿著勞保服,外面還護著一層鋁箔服,密封不透氣,短短幾分鐘作業下來,全身濕透,像潑了水一樣,水蒸氣都會蒙到面罩上,腳被捂得發白、磨出泡都是常有的事兒?!?/p>

    可不管怎么熱,怎么難以忍受,當問他們是否還愿意在各自崗位上工作?是否能將鑫業公司建設成為一流電解鋁企業時?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致回答都是“肯定的,能干好!”

    這份“熱”,讓鑫業人浸染了汗液的衣服成為埋頭苦干后的禮服,汗液干燥后的印記成為他們精疲力竭后的華妝……

    在這個祖國母親72華誕、普天同慶的美好時刻,不管是電解、炭素、熔鑄,還在按計劃節點正在成為現實的大慶光伏基地,2200多名鑫業人用共同描繪“堅守崗位、履職踐諾”的實干畫面為祖國慶生、向祖國獻禮。

    你們身上的“光”,很閃亮。